天兵们很快将公孙长老拖了下去,公孙长老一直喊冤,然而压根没人搭理他。

  待公孙长老的声音渐行渐远,慕容寒冰这才开了口:“公孙长老的罪行大家都已经知晓了,他做了那么多的错事,入畜牲界算是便宜他了,公孙长老自持身份,他目中无人,行为越发放肆,实在是令人痛恨,做长老就要以身作则,若是天天不做正经事,事发的那一天自然有他好受的,往后你们行事定要端正,若是不端正的话,公孙长老就是你们的下场。”

  众人见慕容寒冰敲打起了他们,他们忙跪在了地上,片刻后他们纷纷开了口:“谨遵天君教诲,我们定当以身作则。”

  慕容寒冰继续道:“我不在天族的时候,天族一直由几个长老掌管,如今出了公孙长老的事情,我这心里实在是不舒坦,往后天族的事情就交还给我吧,至于其他长老可以在一旁辅佐我……不知道几位长老是怎么想的?”

  说完,慕容寒冰就目光放在了几个长老的身上。

  长老们心里清楚的很,眼下慕容寒冰当着其他上仙的面如此发问,怎么可以不答应,虽然心里特别不情愿,但他们只能装出一副很是听从的模样。

  “既然天君已经回来了,我们这几个老东西自然要退位了,我们可不敢同公孙长老那般放肆,公孙长老给我们敲响了警钟,往后我们定要谨慎行事。”

  苏长老开口说了起来,实际上这几个长老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他们心怀不轨,个个都有自己的小心思,眼下苏长老在这里贬低公孙长老,不过是为了表现出他与天君共仇敌恺的感觉,可实际上众人心里清楚的很,这个苏长老跟其他长老全部都是同流合污。

  眼下慕容寒冰只动公孙长老就是因为公孙长老太过于放肆,要想一次性解决这些祸患真的不容易,真能慢慢来,而且如今解决了公孙长老,想来其他长老也会注意一些,若往后能收敛,他可以考虑多放过几个,要是跟以前一样思考不知悔改,他定要狠狠的教训这些人……

  另一边,梅开芍准备同刘将军比试一番,两人除了比武以外还比试谋略,两轮没办法比较,最后又追加了射箭这一项。

  第一场是比武,两人站在空地,士兵们将他们围绕在了其中,刘将军很是有信心,他直接开口说道:“皇后娘娘,我让你三招,你觉得如何?”

  “不必,若你相让,对你未免有些不公平,而且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弱,咱们好好打一场,不要因为我是女子就对我有旁的看法。”

  梅开芍说完,直接变幻出了浮梦扇。

  刘将军特别自负,他开口说道:“既然娘娘都这么说了,那我也就不相让了。”

  下一刻,刘将军直接变幻出了三叉戟,他瞧着梅开芍手中的浮梦扇,心里一阵窃喜,竟然用一把破扇子跟自己的三叉戟比,这个皇后娘娘到底在想些什么?

  刘将军猛地挥起了三叉戟,他不停的比划着,直接拿着三叉戟冲向了梅开芍,梅开芍拿着浮梦扇,她的扇子特别有威力,猛地一挡,直接抵住了三叉戟,刘将军只觉得虎口一震,他没想到眼前的这把扇子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。

  梅开芍运转武气,她将扇子展开,就见风流从扇子里冒了出来,周遭的风流特别大,刘将军只觉得压力倍增,感觉身子有些受不住,这风流实在是太大了,若是不小心只怕会被卷走。

  下一刻,梅开芍操控起了风流,刘将军猛地将三叉戟抬起然后又掷在了地上,听见砰的一声,三叉戟直接没入了地面,他紧紧攥着三叉戟,这会儿侥幸躲过了一劫,并没有被风乱走。

  三叉戟没入地面的那一刻,浮现出了些许红色光芒,梅开芍瞧见这红色光芒后,忍不住扯出了一抹笑容,这刘将军输定了,他已经露出了破绽。

  梅开芍开口说道:“看来刘将军还是挺厉害的,竟然没有抵住了这诺大的风流,不过方才刘将军的破绽已经显露了出来,我已经知晓刘将军的武气属什么系了。”

  闻听此言,刘将军脸色微变,他蹙了蹙眉头说道:“皇后娘娘,刚才见你施展武气,你应该是属的风系,就算你识破了我的系能,只怕一次性将我解决掉有些困难,我劝你还是不要在这里说大话了,就算你败了也无人敢嘲笑你,你毕竟是我们的皇后娘娘。”

  梅开芍摊了摊手,心里有些无奈,这个刘将军确实有些自大,今日她就要让这个刘将军明白什么叫做人间不值得。

  下一刻,梅开芍将自身的武气转化成了水系,就见她的掌心中浮现出了水系球,刘将军瞧见水系球后,脸色有些难看,他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:“这,怎么会,怎么会有水系球?”

  梅开芍扯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,她很快将水系球掷了出去,就见水系球落在了三叉戟上,水系球紧紧包裹着三叉戟,水系球正不停的吞噬着三叉戟的灵力,只不过用肉眼瞧不见罢了。

  刘将军蹙着眉头,他挥着三叉戟运转,直接将水系球抖落了下来,继续运转三叉戟,谁知道竟然发现三叉戟没有以前那么好用了,从锋利的程度上说,确实比以前钝了许多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梅府有女初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还看今朝只为原作者梅开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梅开芍并收藏梅府有女初成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