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没招惹我。只是不小心,吸引了我而已!”

  魏权脸一抽,“你是同性恋?”

  “不是。”

  “不是?”

  “我只是不小心,被母亲生错了性别。我只是不小心,喜欢上了和我同性的男人罢了。我只是想和自己的爱人长相守而已,只是想要你身边只有我一人存在罢了。为了这个目的,我愿意委屈自己去变性。委屈自己整容!可是我不明白,为什么你第一眼看见我,就认定我是刽子手?你为什么不愿意让我当她的替身?把我留在身边那些日子,只是出于对我的怀疑吗?”

  “陆鑫铭手机里的那张照片,就是你和他拍的。那时候我就在猜,这世上可能有人长得和夏雨曦一模一样。那个女人,就是一直暗中使坏的刽子手。”

  金斯蒂惊讶问,“那张照片,你看见了?”

  “对,我看见了。”

  “原来如此!这是我的失误!”那照片,他只是想让陆鑫铭对夏雨曦产生非分之想的引火线,没想到会被魏权看见,金斯蒂奇怪问,“你看见了那张照片,竟然没有和她闹矛盾?”

  “没有。”

  “怎么可能,你看见那张照片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带了绿帽子。你就一点也不生气吗?”

  “我有生气,但我把火气,全往肚子里吞了。就算她给我带一百顶绿帽子,我也有这肚量,把醋意狠狠噎下!”

  “你!”金斯蒂眸光闪动,“你就真的这么爱她?”

  “我不需要和你交代这个问题!姓金的,最后给你一次机会,把我放开,带着你那两个助手,滚回你的精神病院里,至少你还是活着的。”

  “哈哈哈哈!”金斯蒂发疯大笑,“我已经失去了所有东西,金钱,势力,身份,容颜。最后这一次,自然是拿这条命和你赌!魏权,我要让你们俩,阴阳相隔!我要把你拉离她身边,那就只能用最后一个办法了。”

  “你想干嘛?”

  “陪我一起死吧!我想和你在一起!”说完,金斯蒂一把扑过去。

  两个男人在甲板上缠打了起来,那男人就想把他往海里拖。

  另一边,夏宁红着眼,对那疯婆子吼,“你别乱来,你快放开他!”

  那个疯婆子,手里有把匕首,精神又不太正常,她沙哑着嘶吼,“都滚开!我没疯!我不吃药!你们冤枉我是凶手?你们都是坏人!你们都给我去死!”

  “孩子是无辜的啊!”

  周围的人,都对那疯婆子束手无策。

  小豆子泪眼婆娑的对着那疯婆子恳求,“不要把我丢进海里,我不会游泳。呜呜呜呜——”

  疯婆子当场大笑,“我就要把你丢河里!”

  “不要,不要把我丢河里,我怕水!好怕好怕!”这死疯婆,赶紧把他丢海里去吧,这样他就自由了。

  小豆子会游泳的事,夏宁不清楚,她听见小豆子这样可怜的求饶,心都碎了。

  夏宁当场哭岔气,“求你了,别把我孙子丢海里,呜呜呜——”

  詹璐森对着边上的几名手下摆摆手,示意瞄准机会动手。

  角落处,趴在地上发呆画圈圈的第二个疯女人,突然站了起来。

  她看见从房里跑出来的夏雨曦,脑子里立马绷起一条线,“夏雨曦!我要杀了你!”

  夏雨曦一出来就听见一道耳熟的声音,紧接着,那个疯女人朝她扑了过来。

  “韩琳?”夏雨曦强行摘下女人的面罩,看见她那毁掉的容颜,吓了一跳,“你!你怎么会?”

  “你这个贱女人,竟然敢毁我容颜!还把我关在精神病院里那么多年!我要和你同归于尽!”

  夏宁听见叫唤声,回眸就看见第二个疯女人,拿着刀子往夏雨曦这边桶来。

  夏宁一着急,转头往夏雨曦这边冲来,一把扑向韩琳,把她往海里推去,韩琳下意识伸手一抓,抓着夏宁的领子,把她往海里扯。

  夏宁扑腾了起来。

  “妈——”

  詹璐森眼睛一黑,二话不说跟着跳下水。

  刚下水,心脏噗通一下停止了跳动,整个人咕噜噜的往下沉。

  四周人员急忙跳下,像下饺子一样。

  另一个疯女人见了,笑得厉害,“哈哈哈!太好玩了!你也下去吧!”说罢,她把小豆子往海里一丢。

  夏雨曦脸色铁青,立马冲到那疯女人身边,抓着她的头发,狠狠往栏杆上撞去。

  咚地一下,疯女人撞晕了过去。

  夏雨曦看见小豆子在不停的扑腾着,回眸看见甲板另一头,两个男人手上缠着手铐奋力挣扎在栏杆上。

  那个水鬼铁了心的要把他往海里拽。一旦魏权下了水,那他就真的没法再浮上来了。

  魏权一手死死捏着栏杆,对着夏雨曦呼道,“去救孩子,他才刚学会游泳!”

  夏雨曦红着眼,点了点头,“你撑着,海警马上来了。”

  “嗯!”

  就在她华丽丽跳下海面的那瞬间,旁边也传来了落水声。

  夏雨曦一把托起宝贝儿子,就看见魏权被那水鬼拽到了水下。

  夏宁詹璐森他们,一个个被救上甲板,詹璐森因为心脏病发,一群人都围着他进行抢救。

  夏雨曦红着眼,把孩子往甲板上一送,转身游到魏权落水的地方,嘶喊着,“魏权,你人呢?给我出来!”

  没有回音。

  她潜下水,可那茫茫海水,哪里看得见人影?

  三分钟过去了,她的心脏,被海水渗得冰凉透彻,她全身的力气,都被抽干了似得。

  她脑袋嗡嗡直响,转头看向甲板上。

  甲板上的人还在忙着抢走詹璐森,小豆子突然发觉海上一片宁静,回眸朝母亲那处望去。他看见母亲那绝望的眸子,心头一慌,他直挺挺的站了起来,瞪着圆溜溜的眸子,泪水无声滴落。

  夏雨曦眼睛一眨,对着宝贝儿子,唇畔溢出两个字,“保重!”

  “不要——”一声嘶哑的呐喊声,唤来所有人的瞩目,也唤醒了沉睡中的詹璐森。

  夏宁一抬眸,便看见夏雨曦把身子一点一点没入头顶,软软地沉了下去。

  “女儿——回来!”

  一声声嘶喊,却换不回她的决意。

  他们要她回岸!不!她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去,她要跟着他,一起去。

  魏权!等等我!黄泉路上,别走太快,别急着喝那孟婆汤!等她过去后,一起陪他上路!

  透过水面,那昏暗的黎明天,越来越幽暗。

  突然——

  后背一道温暖的肉墙,轻轻把她托了起来,不停把她往水面上抬。

  噗——

  两个脑袋猛地串出水面。

  魏权呛着直喘气。

  夏雨曦惊恐的抓着他湿漉漉的头发,拍拍他脸蛋,“你!你还活着吗?”

  “咳咳——废话!咳咳咳——”

  “你沉下去那么久了,怎么可能还活着?”

  “也就五分钟的事!以前玩过无氧潜水,水性很好。这次却也到了自己的极限,差点被憋死。”

  夏雨曦泪水一滴,“你快吓死我了,你知不知道!我看见你手上还有手铐呢!手铐呢?哪去了?”

  “上次和你伍哥玩的时候,看见他摆弄手铐,他教了我一招挣脱术。不用钥匙也能把手铐取下来!没想到竟然派上了用场。”

  夏雨曦感动的不要不要,“原来冥冥之中,伍哥一直在保护着我们!还有爷爷!还有很多爱着我们的人!他们不舍得看我们英年早逝,不舍得让我们阴阳两隔!”

  夏雨曦深深把自己埋进了他的怀里。

  魏权哼哧一笑,“傻瓜,我记得有人说过,如果我死了,你是绝对不会做出陪葬这种傻事的啊!怎么突然改主意了?”

  “是冲动!不小心冲动胜过了理智罢了,你不要拿这种炫耀的眼神看着我。下次我绝对不会做这种傻事的,你放心吧!”

  魏权呵呵一笑,紧紧搂着怀里的女人,“骗子!谎话精!我才不信你呢!”

  詹璐森捂着心口喊,“你们俩个,还不快给我回来!我要去医院呢!年纪大了,这破心脏,就是不中用。气死我了!”

  不一会儿,海警来了,魏权忙着料理善后,夏雨曦陪着母亲一起去了医院。

  小豆子缠着她的大腿,泪眼巴巴的说,“妈!小豆子在你心里排第几。”

  “第一!”

  “我和爸爸比,谁是你心中的宝贝。”

  “当然是你!”

  “那你为什么宁愿选择跟他走,也不肯回来我身边?”失去一个已经够痛苦了,老天爷竟然还要让他眼睁睁看着失去另一个。这日的打击,对小小的他来说,或许是一辈子的。

  夏雨曦心头一动,她蹲下身子,扶着小豆子的脸蛋,轻哄一句,“因为你父亲,是我的生命。他就是我,我就是他。失去了他,我的心,也会跟着一起死亡。这份情谊,等你长大了,找到另一半的灵魂的时候,就能体会我的心情了。”

  小豆子不停抽泣,“以后,还会这样吗?”

  “可能,还会有。”

  “呜呜呜,我不喜欢!我真的不喜欢这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权少密爱:裙下,求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还看今朝只为原作者不道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道心并收藏权少密爱:裙下,求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