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9章 是有人在模仿作案

  苏七看向夜景辰,等着他说见解。

  夜景辰指指那名死者身侧的木牌,“上面的字迹虽然与昨天的相似,但仔细看,还是能分辨出不同。”

  苏七刚才只顾着看死者,没注意到木牌。

  经他提醒,再看过去的时候,木牌上的字迹的确是模仿出来的,很多地方都有细微的差别。

  “不管事实真相如何,验一验便知道了。”她从布袋子里摸出一颗糖塞入嘴里,又接过简诗乐递上来的罩衣,手套与蒙面巾。

  “你看死者,我四下看看有没有马车的痕迹。”夜景辰提出分头行动。

  苏七点点头,“好。”

  苏七朝死者走去,靠近之后,只一眼便发现了死者胸腹部的一字刀口很粗糙。

  虽然同样是一字,但只有不懂解剖学的人,才会划出这种刀口,下刀极深,伤到了脏器,也难怪死者被扔下马车之前就死了。

  杀心与她是同事,自然懂一点解剖学,再加上他的匕首比普通的匕首要锋利削薄,避开致命点后,划开死者的腹腔部,也不会令死者马上死亡。

  她几乎能断定,“这不是杀心做的,而是有人在模仿作案。”

  模仿作案的凶手,如果不是十分崇拜杀心,亦或者要借杀心开创的杀人手法逃脱罪责,那便是有意针对她!

  毕竟,木牌上的内容,会进一步的加剧百姓的恐慌心理。

  “若不是杀心做的?还能是谁做的?”简诗乐问出最重要的这点。

  苏七抿了下唇,“既不是杀心做的,我便有信心在死者身上找出一些痕迹,帮助破案,对了……”

  她看向顾子承,“死者的身份可弄明白了?”

  顾子承有些迟疑,“我总觉得这人有些面熟,但他的死相实在太过狰狞了,我有些不太敢认。”

  “像谁?”

  顾子承嚅嚅着回道:“好似是太傅家的小儿子,之前我还在顾家的时候,曾与他一同喝过酒,找过乐子。”

  听到‘找乐子’三个字,简诗乐似笑非笑的朝顾子承看过去一眼,“你不说,我差点都要忘了,你以前可是这京中鼎鼎有名的小霸王呢!”

  顾子承的脸一红,“我我……我如今不是改邪归正了么?以前的事就不要提了。”

  简诗乐没再说话。

  苏七想了想,“你既与他相熟,那你先去他家中走一趟,通知他的家人去明镜司认尸。”

  顾子承飞快的答应一声,转身便走。

  简诗乐可不想让他一个人走,得到苏七同意后,她迅速跟了上去,与他一起去太傅府上。

  苏七看着他们走远的背影,笑了笑,继续察看死者的情况。

  粗略的检查完头部与颈部,确定没有致命伤与痕迹。

  尸僵开始在指关节显现,但尸斑还未形成,死亡时间可以精确为一个小时以上,三个小时以内。

  粗检结束,她起身摘下手套,一边用水囊里的水洗手,一边吩咐侍卫将尸体送回明镜司。

  洗完手,夜景辰也折返回来。

  “一路追踪下去,凶手并没有弃马车而逃,地面仍有星星点点的血迹,后来血迹便消失了。”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苏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还看今朝只为原作者张柳宗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柳宗并收藏苏七最新章节